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潇的简约厨房

 
 
 

日志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2011-05-15 21:32:00|  分类: 杂谈,美食和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曾经精致华丽的庙宇石柱,当年的辉煌遗迹在残破中仍然可以找到一些影子

 

    先跳过在暹粒的几场FB,继续走完吴哥景点的行程。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我的早餐,点了法式西多士,居然上来的是这样用法棍做的法式西多士,淋上蜂蜜,外焦里嫩非常好吃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狼的早餐,照例炒饭,饭桶狼同学除了一大盘炒饭外居然还吃了一份法棍配蛋卷,另外分了我一半的水果。〖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第三天的行程是比较偏远的女王宫、崩密列、罗洛士群,斑得色玛,如果是雨季,还可以考虑去更远的高步斯滨。头两天的路程都比较近,所以TUK车就完全可以搞定了,最后一天路程远,所以我们选择汽车去。还是阿华做我们的司机。头一天晚上分手前,我专门跟阿华问了最后一天的车的问题,以为只是一辆小汽车,没想到阿华说,正好所有小车都开出去了,给我们安排的是一辆9人座的面包车,我滴个神哪!两个人加一个司机,坐9人座车出去玩儿,真够奢侈滴,也好,一路累了想躺下来呼呼都行啊!

 

    吴哥行程的第三天(我们到暹粒的第四天),照例,还是7点起床,7点半下楼去小餐厅吃早餐,8点准时出发,不看日出,为了不太累。即使如此,到这一天,不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和狼同学都觉得疲惫不堪,每天爬上爬下,一身接一身的出汗不说,看了那么多景,任何一次注目看到的都是新鲜的事物,每一个景色都来不及消化就先硬生生的塞在脑子里,精神上也有些不堪重负了。第三天的吴哥,艳阳高照,完全不同于前几日的阴天,太阳一出,温度更高,确实是热得让人有些受不了,还好面包车里有冷气。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这就是我们当天的车,两个人坐这么大的面包车,有小FB的感觉〖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这是我一路看到的可以说是沿途最好的高脚屋了,好像是僧人们住的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这一个也非常漂亮,但一般的当地居民住的房子要破旧很多

    歪在车窗边,我们一路看着外面的街景慢慢变成了延绵不绝的田野,如果不走游人去得较多的景点和街道,离暹粒越远,田野真的就是那种很彻底的原野,干季的田野里没有什么作物,比较荒凉,到处是茂密高耸挂着沉沉果实的椰子树、棕榈树、木瓜树、芒果树、芭蕉树,以及各种开着各色不知名花朵的植物。偶尔路边闪过几间破破的高脚屋,也就是当地人的村落了。大部分屋子都是木板、竹子搭建而成,很少能看到有全是砖石水泥搭建的民房。尽管战乱已经结束10来年了,但柬埔寨当地人还没有完全摆脱战乱的阴影。暹粒因为是旅游城市,居民收入在柬埔寨国内已经算是比较高,每月在30-50美元左右,但就阿华所说,还是很少有人出门吃饭,因为要不就赚不到钱了。所以每个景点所到之处才有那么多孩子向游客要钱,要糖。一路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路思绪翻飞,慢慢的,我的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清晨的斑得色玛,人少,清净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要准备进庙喽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斑得色玛的门外了,下车,验票,进神庙。清晨的斑得色玛几乎没有人,清净得只有鸟叫虫鸣,美极了。跟旅游团的游客很少会把这些偏远的景点纳入线路,柬埔寨最热门的旅游时间是每年的11月到次年的2月,4月是雨季来临前夕,游人相对较少,第二天走的景点已经比第一天人少,第三天走得远就更加安静惬意了。相比到处都是人流的巴戎寺、巴肯山,这里的安静显得那么可贵。可以随心所欲的看自己想看的景,拍自己想拍的照,不用担心突然有人抢了镜,遮了光什么的。

 

    斑得色玛的建筑风格类似于前面的班黛克蒂或者其他什么庙宇,也是一圈围墙套一圈庙宇,中间再有环形的廊道,再往中心聚集。但它又有自己的特色。这里有一条在庙宇内的护城河,不过这条河如今已经干涸了,甚至可以跳下去,在下面平铺的石子上走。有僧侣在背阴的角落里聊天休憩。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你试过这样看吴哥的庙宇么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内护城河边的石塔们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从外围看中心建筑,绿色草地的部分就是已经干涸的曾经的内护城河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一瞬间又让我想起了《古墓丽影》,我说的是游戏版本的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我在斑得色玛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我不知道这些曾经的庙宇和这些现在的僧侣有什么关系,在吴哥的寺庙里经常能看到这些红衣僧侣,他们是这个国家里我看到的最有尊严和个人魅力的一个群体,柬埔寨人是真正发自内心的虔诚信佛,每一处景点,路边随处可见佛龛,随时都供奉着鲜花,水,烧着香,柬埔寨的道路尘土飞扬,但我看到的路边佛龛却每一个都一尘不染。据说,在这个国家,即使很贫穷的家庭也会倾他们所有的为庙宇供奉,尽管很多柬埔寨人住的房子都不坚固,但我所见的每一处庙宇却都精致华美,寺庙是这个国家最富有的地方。这个国家老人没有养老金,很多无人供养的老人会去庙宇做事,以获得食物、住宿,所以柬埔寨人年轻时就开始虔诚事佛,以求老来有所供养,寺庙在无形中起到了社会福利的作用,难怪全民都会如此虔诚。

 

    后来,在金边,我亲眼看到有僧侣沿着街道化缘,店里的女老板赶紧放下手中工作,站在僧侣面前,低头,双手合十,闭目,虔诚的等僧人为她讲经,那一刻讲经的僧人面上的表情无比的严肃、神圣,讲经完毕,女子双手奉上布施(真的是弯腰,双手奉上),布施有时候是钱,有时候是物或者食物。僧人接过布施,行礼,转身离开,整个过程,充满了一种仪式一样的美。这种发自内心对宗教的信任让我觉得十分震撼,终于能理解为什么在柬埔寨每一个僧人都散发一种发自内心的尊严和自傲,让人看了觉得凛然不可侵犯。

 

    从斑得色玛离开,继续上车,去女王宫。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女王宫以繁复的雕饰为主要特色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女王宫以及很多吴哥建筑上的石雕都是3D立体的,栩栩如生,让人惊叹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看看这花纹,中间的鹰嘴神兽是鹰王迦鲁达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美得让人无法用言语表达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女王宫的游人就多起来了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线条多么柔美,这是在坚硬的石头上全靠手工雕琢出来的

    女王宫是吴哥建筑群里建筑年代最年轻的一个,也面积最小,工艺最精细华丽,富丽堂皇,有吴哥艺术之钻的美称。据说曾经的用途是女子避难所,是皇宫后妃居住的临时住所,又有一种说法是这里是供奉婆罗门教主神湿婆的庙宇,但究竟哪一种才是真的至今也无法确定,这又是吴哥留给人类的另一大谜。

 

    女王宫的特色是小巧精致,却异常华丽,浮雕美轮美奂,一路走来,看了那么多让人惊讶的雕塑、浮雕,再面对这片在坚硬红砂岩上雕出如此精细、流畅,层次分泌的花纹的宫殿时,我几乎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真的不敢确信,这样一整个宫殿,全是人手工雕上的花纹,花纹柔软纤细,一丝不苟到了让人惊叹的地步。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每一个细节到完美到了极致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女王宫中心的内宫部分因为怕游人损坏,圈起来不让入内了,只能远观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小巧,却细致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猴王哈努曼

 

     疯狂的拍照,每一个细节,门楣,屋檐,墙角,一处也不放过。女王宫的游客比斑得色玛多多了,拍照也必须找好时机。太阳升高了,越来越热,狂拍兴奋之后的我开始走不动了,只好坐在女王宫的一处石阶上继续看眼前美得不像真实的一切。怎么说呢,这里的雕塑之所以让人惊叹,因为他们都是立体的,3D的,每一个细节都呼之欲出,仿佛吹一口气过去,它们就要从石基里跳出来,活着在我们面前舞动。这种雕塑的工艺,如今或许机器想要达到十分容易,但怎么都没有这种圆融和温润的感觉,仿佛充满了生命力。

 

     女王宫的其他细节就不多说了,面积不大,走走看看,不到一小时,也就能离开了吧,尽管走的时候真的舍不得。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外围看女王宫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奇怪的不认识的植物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1992年成功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纪念碑

 

     又热又累,在女王宫外围的园子里找地方又喝了一个大椰子后,再往下一站:崩密列。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需要另外购买的崩密列门票,5美刀一个人

    终于领教了什么叫做偏远,也庆幸自己这一天选了汽车而不是TUK车,可以放开了睡觉,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一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着,大概一个半小时吧,车在一处岗亭前停了下来,这里已经出了吴哥景区的范围了,崩密列是一处需要单独买票参观的景点。5美金一个人,车则是要收过路费7美金一辆(这部分已经包在我们的全部车费里了)。下车买票,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2点后,我跟阿华说,能不能先带我们去午饭,不吃饭崩密列真的逛不动了。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午饭在崩密列大门前的一家小店,看起来毫不起眼,阿华还是照例不用我们管,自己吃饭,我想餐厅可能对这种能带来客人的司机都会给一定费用或者提供午餐。对于司机拿回扣这种事我觉得完全可以理解,毕竟人家出来干活就是挣钱的,但难得的是每次推荐的景区里的餐厅都挺不错,价格虽不便宜(景区里的餐厅都相对比暹粒要贵),但菜的味道都不错。

 

    几天下来,点菜越来越有经验和熟练,为狼同学点了菠萝牛肉做主菜配米饭、我自己点了一份腰果炒鸡丁。再来一个大椰子。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午餐全貌,简单但丰盛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这是这一趟在暹粒唯一一家菜饭合在一个盘子里装的餐厅,但量不小,肉也多,足够一个人吃得很饱。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我的腰果鸡丁(5美刀),配的绿番茄应该就是这种品种,酸甜的很好吃,黄瓜则比较粗

    腰果鸡丁非常的香,配了切片的绿番茄和黄瓜片做蔬菜,饭后吃这些清口,营养也感觉忒均衡。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狼的菠萝牛肉(4.5美刀)

    狼的菠萝牛肉也很好吃,充满了铁锅炒菜的锅气,拌着米饭吃,让人食欲大增。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小细节处挺有情调,柬埔寨虽然户外尘土多,但室内全都一尘不染,收拾得非常干净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餐厅的环境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餐厅外

 

    在微风习习的餐厅里,慢慢吃完饭,喝椰子水,两个人聊聊一路的感受,那种能量用尽的感觉终于又消失了,OK,出发,崩密列去!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崩密列入口处,一片废墟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曾经的引道,全部垮塌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入口处,照例有七头蛇神那迦守护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跨越墙壁和空间的大树根须,壮观极了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这些植物就是毁坏庙宇的凶手,谁说柔软不能战胜坚硬?

    崩密列的特色全在于这是一座基本大部分坍塌的庙宇,正面的庙宇入口处已经倒塌了,整个庙宇从外面看起来就是一整片废墟,但还有一部分的墙壁、长廊还坚强的站立着,未来,随着那些将庙宇拉倒的树木藤蔓的日渐密集和壮大,这些剩余的建筑还能保存多久,真说不准,自然的力量必然将人类的文明痕迹最后消弭殆尽,这一点毋庸置疑。景区专门修建了木梯搭建的通道可以深入这片废墟,但也可以自己另辟蹊径,沿着墙角、或者顺着有些塌掉的碎石去探秘这片早已淹没在亚热带雨林中的神圣庙宇。给庙宇里的孩子或者当地人1-2美元,据说他们也能带着你把整个废墟全部看一圈。但我们体力已经不太够了,好容易饭后觉得恢复了很多,现在实在不敢再爬墙上树的让自己更累,就顺着木梯往前走吧。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处处都有自然的力量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还有一些建筑还顽强的保存完好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废墟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攀援在庙宇墙壁上的植物藤蔓,根须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和植物们共存的庙宇遗迹

 

    一路往前,木梯随着庙宇残存的痕迹,上高处,盘旋,又下到最低,庙宇里那些或完整,或一半保留一半早已倒塌,到处有壮硕的树木从墙壁的缝隙处拔地而起,那些曾经走过僧侣的廊道里,莲花石柱里,如今满是各种杂乱的植物、碎石、尘土,再往深处或许就是阴暗潮湿的殿堂深处了,黑暗带来的神秘感和恐惧感让人觉得心生畏惧和种种联想,各种华丽精细的浮雕依然保存完好,却湮没在荒草从中,当年的辉煌和如今的破败层层叠在一起,那种感觉让人不知道怎么形容,一瞬间脑子里突然蹦出了《红楼梦》里《好了歌》的意境来: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得个茫茫大地真干净……比喻虽不恰当,但那种物是人非的感觉,真让人唏嘘。

 

     从崩密列的游览可以说到吴哥文明的遗失问题,这样一片华丽壮观又完整的建筑(整个吴哥地区还有完善的水利设施已经河流网络,所有的水池,河流都是有渠道相通的)为什么会被遗弃在荒野之中,又为什么最后本国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而是被一个探险的法国人在密林中发现?关于这些有很多种传说,目前最可靠的一种是因为战乱战败,当时的统治者只好放弃整个吴哥地区,向南迁都,以求得政局稳定。后来也有统治者曾回来寻访重建过吴哥,但终究放弃,渐渐,整个建筑群就被遗忘湮没在了生长迅速的繁茂热带雨林中,随着年代更替,一代代传承,知道吴哥的人越来越少,这片堪称世界瑰宝的建筑群就这样被抛弃在了荒野之中,任凭风吹雨打,树木侵蚀,直到700年后它们才被发现。而在吴哥时期高棉人民曾经创下的辉煌帝国经过700年之后,威名也渐渐消散,变成了如今的样子。那段曾经的灿烂于是被当作了如今的柬埔寨人的精神支柱,从处处可见的吴哥啤酒、吴哥酒店、以吴哥为民的餐厅等等都可以得到反映。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楼梯到这里终止了,下面的长廊实在是黑得有些恐怖(主要还是因为在这样的环境里),不敢走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我们从这里爬下来的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我们爬的这一段更难走

 

    边走边看,边看边拍,却发现木梯在一段残留了一半的墙壁前戛然而止了,一端的尽头通向一段向下的楼梯,楼梯的下端是一条黑暗的长廊,长廊里阴森森的,站在楼梯上往里看,潮气扑面而来,伸手不见五指,我横了横心也没能下定决心进去,还是走另一头吧。走另一头就意味着需要从坍塌的乱石上越过一段高高的乱石堆再爬下去,才能到达庙宇的外围。爬吧,来一趟崩密列不走走这种道也有些遗憾。

 

    穿着凉鞋爬乱石堆确实是一种考验,好在最后还是下来了,回头看看爬下来的那段墙壁,真是退步咯,想当年比这高的墙我也能爬得嗖嗖滴。〖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沿着崩密列的外围又转了一圈,没有勇气再爬回墙里再在废墟上穿越前进了,就这样转着看看全貌吧。

 

    沿着路回到大门处,再沿着小道出崩密列,还有最后一个庙宇群逛完,我们的吴哥行就要全部结束了。

    罗洛士群,是历史更早于其他吴哥建筑的一片建筑群,被称为高棉艺术的开端。从这里开始,整个吴哥乃至高棉的砖雕、石雕以及庙宇的建筑风格初步形成,到吴哥王城以及小吴哥时期达到顶峰。

 

    罗洛士群由三个代表庙宇组成:神牛寺、罗莱寺、巴空寺。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罗莱寺,非常的小,破损严重,但主要是看塔上的那些残留的吴哥砖雕,大概扫一眼就可以了。

 

    神牛寺,规模还行,但和曾经去过的比粒寺有些相似之处,也没有什么非常特别之处,在崩密列消耗体力太大的我们直接扫了一眼就略过了。

 

    巴空寺,值得好好看看,这是这三个寺庙中,唯一一座其中还包含一座还有僧侣生活的活生生的庙宇,而曾经的巴空寺也是一个城市的中心庙宇,四面有一条宽宽的护城河环绕,护城河两岸种上了各种植物,芭蕉、芒果树、木瓜,椰子等等,我们去的时候,正有僧侣在芒果树下打芒果,这是我见过的最有生活气息的吴哥的庙宇了。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巴空寺外的护城河边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河边的芭蕉树上还结了果实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巴空寺里有一个还住有僧侣的现代庙宇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有僧侣在芒果树下打芒果

 

    在夕阳的映照下,逛了巴空寺,一直爬到最顶端的塔顶去,再看一眼这片土地,这些这几天看得有些腻的神兽,高高的石塔,也许未来还能再见,但即使有这个机会想必也是很久以后了。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鸟瞰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大象也是吉祥的神兽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夕阳下的巴空寺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慢慢的爬下巴空寺的石阶,脚开始疼了,几天的跋涉,脚踝处和鞋带磨来磨去,破了皮,有一些出血,贴上一张创口贴继续走。四处逛逛的时候并不觉得多么累和难受,现在,所有要去的景点全部走完,突然开始觉得人被抽去了脊梁骨,累得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大睡一觉,好在回程路远,尽可在路上实现这一愿望。

 

    回到暹粒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先回酒店略做调整,然后再去晚饭。

 

    这是在暹粒的最后一顿晚饭了(下一篇会提到在暹粒的其他几顿饭),吃点什么呢?值得一试的特色食物都已经吃过了,太累了,狼说想吃顿最合口味的,最不会让人有心理负担的。选来选去,最后决定再去那家华人开的大排档吃柬式烧烤、炒空心菜切。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最喜欢这种人声嘈杂的路边大排档了,相反不喜欢酒吧街灯红酒绿的酒吧,感觉不真实,有人为营造的生硬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炒河粉,柬埔寨盛产稻米,所以做出的米粉也是非常的Q滑弹牙,这道炒米粉绝对让人吃完一盘还不够。

    能说中文就是幸福,甚至还能点餐牌上没有的菜,我对于头一晚吃自助餐时吃到的一盘炒河粉十分惦记,所以要求了一下,老板说能破例帮我们炒,虽然他们一向不做这个。欧耶!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然后,炒空心菜,一如既往的嫩而且好吃!一盘没够吃,狼又点了一盘。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烤排骨,看起来有点糊,可是排骨腌得非常入味,刷上一层特制烧烤酱非常好吃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非常嫩的烤小鱿鱼,嫩滑到有点脆脆的感觉,就撒了一点盐烤,吃最原始的鲜美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海鲜酱油和泰式辣酱,用来蘸着烤鱿鱼吃也灰常不错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烤大头虾,这是一份的量,狼吃虾过敏,我一个人吃不下,所以没点,看起来不错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各种活色生香的烧烤们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这种烤鱼,用锡纸装起来,刷上特制烧烤酱,很多桌都点了,我们人少没尝试。

    然后,烤排骨、烤鱿鱼各来一份,然后,还想点烤大头虾,烤鱼,可是,吃不下喽!

 

    然后,照例的吴哥啤酒,照例的芒果SHAKE.

 

    一顿完美的晚饭,作为在暹粒最后一晚的完美总结,饭后,我和狼在暹粒街头逛了很久,每一夜这里都有人离开,又有新的旅客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离愁别绪和刚到此地的新鲜感在这个城市里永远不缺,夜晚沸腾喧闹的暹粒总有不同于吴哥的特别魅力,我们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说不上有多少不舍,不过这一行最核心部分的旅程就要结束,多少心里有些惆怅吧!

 

    吴哥的行程到这里就记录结束了,后面会再整理一些有关吴哥的细节或许再攒出一篇,而下一篇,我们先补上上一天遗漏的部分,好好的逛一逛暹粒的大街小巷,体会一下夜晚暹粒的喧闹繁华吧。

 

--------------------------------------------------------------------------------------------------

    这一段行程的微博记录:

在旅途中遇到的不同的人也是旅程中的不同风景,从暹粒机场下机,有一对小夫妻和我们一起过海关,老公都被索贿驳回过,我们聊了几句,然后各奔东西,随后的几天,我们在买门票处,巴肯山,巴戎寺,暹粒夜市场都遇到过,每次,彼此帮个小忙,匆匆招呼一句再各自旅程,不过我们的人生的交集应该也就到此了

2011-04-07

搅拌乳海的神话传说和高棉的微笑来历的传说是我觉得的吴哥的传说里最富有想象力的两个,天神和恶魔的唯一一次合作,用蛇神那迦作为搅拌棒,以神龟做支点,搅拌乳海,得到长生不老灵药,这个神话体现在在吴哥的各大小神庙门前。吴哥王城的这一景点可以说是最完整的。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2011-04-07

 

既然有人说我只要写微博就说吃,我决定改改,最近都发跟吃无关的东东,在暹粒有很多这样的二手书店,我逛了好几家,想找一些有关暹粒和吴哥的中文方面的信息,这些书全是在这里停留的人走的时候留下的,匆匆过客留下的痕迹在这里再延续生命,也是我喜欢的有故事的书。可惜基本全是英文书。

〖寻访遗失的文明8〗:遗忘在荒野中的辉煌·在吴哥最后一日的三餐 - 潇潇的简约厨房 - 潇潇的简约厨房

2011-04-07

 

下午要出发去金边了,不知道金边的酒店是不是有暹粒的这么好,还能有免费wifi,后天大后天在大马估计也是没有网络滴,如果都木有的话,就只能回京再上了,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再吃顿午饭。

2011-04-07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